非常害怕唐雨莹以为自己故意向她示威就麻烦了

时间:2020-06-04  来源:未知   作者:admin

唐雨莹接过严羽扬递来的纸巾,拭去泪水,两人又呆坐了一会,各想着各的心事,严羽扬刚才乱成一窝粥的脑子,现在清醒了一点。现实真是会捉弄人,他一向认为自己足智多谋,但是在这件事上,却是束手无策。他想了半天,才苦着脸无可奈何的说道:“唐小姐,这件事来的太突然了,你给我点时间考虑一下好吗?现在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…….”唐雨莹也回复了理智,从悲伤中清醒过来,严羽扬也不是有心如此,怪只怪命运捉弄人。她没有直接回答他,却低着头幽然说道:“你叫我雨莹好吗?你的称呼我很不习惯。”严羽扬见她的神色好了一些,心里踏实了一点,可让他如此亲密的称呼一个并不熟悉的女孩子,他也是很不习惯的,憋红了脸才冒出一句:“呃…….雨莹……,现在的这种情况我真是一下接受不了,这几天我还不会离开香港,让我想想咱们再谈好吗?”他实在是不愿意在这种郁闷的情形下再呆下去了,况且顾天仪那边还在等她,回去再晚点她可真要发脾气了。唐雨莹也知道大家这样呆下去也不是办法,心中虽然是万分不舍,却也无可奈何,她站了起来,依然垂着头,慢慢走到严羽扬的身前,深情的说道:“羽扬,抱抱我好吗?”如果是个陌生的女孩子,严羽扬肯定是有求必应,但是现在的心情,却是逼不得已,只好伸手将她抱在怀里。心里却像是翻了五味瓶一样。唐雨莹把头深深的埋在他的胸膛里,双臂紧紧地抱住他,真是放不下这个让她倾入了所有感情的男人。她身上的体香混合着香水散发出阵阵令人迷醉的气息,让严羽扬心神为之一荡,他克制住想把她抱得更紧的冲动,两个人就这样相拥着站了许久。回到酒店,早已经过了午餐时间,刚才天仪已经打了几次电话来催,严羽扬才狠下心来把唐雨莹送回了洪兴总部,他也怕唐雨莹因为父亲的死,加上自己这个男朋友的背叛而伤心过度,会一时想不开,分手之前再三承诺走之前会去看望她,到时候再跟她作个交待。唐雨莹心中既妒忌又伤心,但是事情已经成了这样,她是无法让严羽扬一下子放弃别人来接受自己的,继续纠缠下去的话,那只会使事情更难以收拾,万般无奈下,她只好依依不舍地放严羽扬回去了。顾天仪已经很不耐烦了,今天一大早到现在,还没见着那个家伙的人影呢,电话里只说有事没办完,从钟立民那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,只告诉她严羽扬在跟人谈一些业务上比较重要的事,至于实情,钟立民哪敢跟她说实话呀。严羽扬一进自己的房间,就看到钟立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手里夹着根烟,一见他进来就挤了挤眼,立马就溜了,心里还在感叹:教官就是教官,哄完一个又一个,厉害呀!严羽扬明白顾大小姐肯定是生气了。转身来到卧室,看到天仪躺在床上已经睡着了。他轻轻拿起毯子把她盖好,这时,顾天仪醒了,睡眼朦胧的看到他,刚想露出笑脸,却又想起了自己还在生气,立刻转过身去,看也不看他了。严羽扬早已经习惯了她的小性子,坐在床边上死皮赖脸的凑过去,小声说道:“傻妹,又生气了?过来让我亲一个。”现在连呢称都改了。天仪被他惹的拿起枕头就砸了过来,一边砸还一边骂:“你这老脸皮厚的家伙,成天就知道气我,我打死你!打死你!”她每次生气的时候,一看到严羽扬这个样子,就再也气不起来了,装作发发火,只是想挽回点面子罢了。严羽扬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,开心地让天仪打了几下,心中涌起难以抑制的冲动,伸手抓住天仪挥着枕头的嫩藕般的手臂,将她揽在怀里,一张色迷迷的脸就贴了上去。天仪陶醉在严羽扬的热吻之中,早已经忘记了刚才苦等时的怨恨,在他火一般的激情下,享受着心爱的人带给她的那种无限的快感。欲火燃烧下的严羽扬渐渐失去了理智,身体的接触让顾天仪也浑身燥热,粉面通红更是美艳动人,再也没有平时的娇羞,两人在尽情的爱抚中呼吸渐渐变得粗重。严羽扬摸索着解开了天仪的薄衫,一时间春光乍泄,两人堕入了无尽的爱河之中。当一切都结束的时候,天仪已经被折腾的快昏过去了,严羽扬把她轻轻搂在自己胸口,抚摸着她光滑如缎的肌肤,几近虚脱的天仪在他的轻抚下睡着了。他悄悄放开天仪,去冲了个澡,这时心里又想起了唐雨莹。沉沉睡去的顾天仪,脸上还带着满足的笑意,严羽扬看着这个自己心爱的女人,矛盾中的他终于做出了决定:无论如何也不能辜负了她。原来的自己已经不在了,虽然这么做对唐雨莹来说并不公平,但是自己的心已经交给了天仪,如果和唐雨莹勉强在一起,最终的结果只会让大家都受到伤害。到了晚上,钟立民接到通知,因为唐雨莹负责帮务一向公正廉明,在这次的事件中又等同指出了真正的凶手,因此在蒋凯的提议下,现在洪兴社所有人一致要求, 玩家人数最多的棋牌游戏平台由唐雨莹接替父亲的社长位子, 下载量最多的棋牌游戏而刘剑因为在这次的事件当中虽然没有过错, 电竞娱乐投注平台但是不排除有嫌疑, 电竞投注竞猜平台搞了个灰头土脸,没有人指证他已经是万幸了。此外,蒋凯还以洪兴社的名义发来邀请函,请严羽扬及钟立民作为贵宾,参加洪兴社定于11月16日的新任社长就职典礼,以此感谢他在洪兴的这次事件中帮助大家认出真凶。严羽扬接到了请柬,暗自好笑,几个人勾心斗角毒计百出想当上社长,结果什么都没捞着还搭上了性命,倒是让唐雨莹最后捡了个大便宜,成为洪兴社成立以来唯一的女性社长,也是年龄最小的社长。这正应了《老子》里的一句名言:夫为不争,故天下莫与之争。时间过的非常快,严羽扬和顾天仪经过了上次的春宵一度之后,对于这种肉体的欢爱几乎到了痴迷的程度,严羽扬干脆住到天仪的房间。品尝到性爱滋味的顾天仪容光焕发,每天都不放过严羽扬,幸好这位猛男有功夫的底子,不然也是消受不了。不过他没想到天仪的需求竟然这么强烈,他也为此而感到高兴,毕竟性爱给人带来的快乐是令人无法抗拒的。11月16日晚上,是洪兴社的大日子,这次是十几年来最大的一次庆祝活动,况且接班人是个二十多岁的美女,香港的各大媒体竞相进行了相关报导,只是没有人知道原来的那位社长是怎么退位的,即使知道,也没有人敢明目张胆的把这件事暴光,除非是不想活了。严羽扬原本是不打算让天仪一起去的,他真是怕唐雨莹见了天仪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导致发生什么令人不愉快的事情。这次可是非同一般的聚会,现在的洪兴社并不仅在黑社会有它的势力和实力,在上一任唐天武社长及蒋凯的主持下,已经有相当一部分的资金转到了正当生意上,如地产、轻工制造、金融证券等等。今天会有不少商界、影视界的公众人物来捧场,万一出了搞出什么令人不愉快的事情来,自己可就成了罪魁祸首。可钟立民送请柬的时候,刚好被卧室里的顾天仪里听到了,非要跟着一起去看看,想见识一下所谓社会名流的晚会是什么样的子。严羽扬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,因为说不出任何不让她去的理由,只好故作开心的答应了。为了参加这个典礼,还专门陪着天仪逛了一天的街购物,天仪就是要把自己打扮的美艳动人,有心和报纸上说的那个社团的美女社长一较高下。严羽扬真是欲哭无泪呀,只有在心里祈祷别发生什么意外才好。当晚,顾天仪穿着一件米黄色羊毛绒质地的意大利lancetti吊带晚礼裙,披着灰色暗纹的长摆垂地,一条羊绒长围巾在脖子上随意的绕过,搭在双臂上,露出迷人的双肩与粉臂,一根木簪穿过头上高高挽起的发髻,胸前挂着条淡紫色的珍珠项链,打扮的虽然简约,但完美的身材在贴身的华服下凹凸毕现,既显得高雅又不失女人的性感。严羽扬的心情十分复杂,行业资讯他不是不喜欢,而是害怕,非常害怕唐雨莹以为自己故意向她示威就麻烦了。有哪个男人不希望自己身边的女人是晚会中的焦点?而此刻的他就不希望,但却是无话可说。酒店的卡迪拉克房车将他们准时送到了会场,其他的客人们也陆续到了,刚下车就看到唐雨莹轻挽着蒋凯,站在装修的富丽堂皇的社团门口。唐雨莹穿一件丝质的浅蓝色的无袖抹胸晚礼服,腿部的开叉恰到好处,胸前一枚扇状的钻石胸针闪闪发光,发髻挽的非常别致,娇艳动人的身材,与正走上台阶的顾天仪不相上下,如果说顾天仪是一枝超凡脱俗的水仙,而唐雨莹就是一朵独傲群芳的蓝色郁金香。她见了严羽扬身边的女伴,脸上的微笑顿了一下,随即又恢复了正常,移步向他们走了过来。此时的严羽扬心里紧张的象十五只吊水桶七上八下,脸色很不自然,想迎上去却又不敢。心想,真是宁可让林石峰把自己打到海里淹死,也比遇到这样的情形要好得多。“您好,严羽扬先生,您的到来让我感到非常荣幸!”唐雨莹笑容满面,大方地向严羽扬伸出手来,这时他才镇定下来,看来唐雨莹是不会在这么多人面前给自己难堪的。很多知道内幕的人一听来人是洪兴的大恩人,都驻足向这边看过来,更多的男人倒是对他身边的美女更感兴趣。此刻的严羽扬真是度日如年,众目睽睽之下,只好硬着头皮礼貌地握住了她的手指,只是脸上的笑容有点僵硬,“唐社长您好,祝贺您女承父业,成为洪兴的新任社长!”他感觉到掌心中唐雨莹的指尖狠狠的刺了自己一下,痛的他轻吸一口凉气,差点露出窘态。唐雨莹放开手,转身向顾天仪笑了笑,问道:“这位一定是严先生的女朋友了?严先生能介绍一下吗?”严羽扬松了一口气,向双方介绍道:“这位是洪兴社的新任社长,唐雨莹小姐。这位是鄙人的女朋友,顾天仪小姐。”唐雨莹始终保持着微笑,称赞道:“顾小姐天生丽质,严先生真是好福气呀!”严羽扬听了头皮又是一麻,这句话从她的口中说出来,什么滋味只有自己知道。蒋凯也走了过来,跟大家一一问候了一下,一起走进了会议大厅。这时,司仪在台上宣布,就职典礼正式开始,严羽扬终于松了口气。典礼的程序并不复杂,先是由几位元老说了几句,然后是副社长蒋凯致词,唐雨莹最后发言,她首先陈述了社团在管理上存在的问题,当然,都是一些不怕外人知道的事情,然后又谈了一下自己今后在生意运作上的打算,整个发言在一片掌声中很快就结束了。酒会开始后,蒋凯走到严羽扬的身边,把他叫了过来,先是聊了一些关于唐天武和社团的情况,接着就开诚布公的跟严羽扬谈起了唐雨莹的事情。蒋老爷子用慈父般温和的语气说道:“羽扬,你的情况我已经听说了,从我个人来说,非常理解你的处境。你跟雨莹的事我当作自家的事一样看待,现在我想知道你对这件事的真实想法,不要怪我多事,这也是雨莹委托我来跟你谈的。”严羽扬低头想了想,自从第一次见到蒋凯,就一直对他有好感,如果他是受唐雨莹的委托来谈这件事的,那么跟这位老爷子摊牌,总要比和唐雨莹亲自谈好的多。想到这里,严羽扬叹了口气说道:“谢谢老爷子你能理解我。这件事情的确让我很为难,我和唐小姐之间所发生的一切,现在一点都想不起来,她对我来说是陌生的。而我跟目前的女朋友已经交往了一段时间了,彼此的感情非常好,说实话,让我放弃天仪而选择唐小姐,是不太现实的。”“那你的意思就是不愿意回来跟雨莹一起了?”蒋凯一语中的,脸上依然是充满关爱。严羽扬狠了狠心回答道:“是的,我觉得如果跟唐小姐在一起的话,今后我们三个人都有可能受到感情的伤害,毕竟我心里的人是天仪。”蒋凯点了点头,他早已料到严羽扬会这么说,沉默了一会,他说道:“我认为你作出这样的选择,不光是对雨莹来说不公平,对你来说也不公平,而且你并没有认真考虑过雨莹的感受。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他见严羽扬没有做声,接着说道:“现在的你是因为失去了一部分记忆,不认识雨莹了,才会想放弃她的。不过我听说你前几天还回忆起一些过去的事情,不知你有没有想过,如果有一天你所有的记忆都恢复了,而那时你却发现心里的人是雨莹,又将怎样呢?”严羽扬听他这么一说,傻眼了。这种事是非常有可能发生的,失去的记忆在逐渐恢复中,这他心里清楚,如果正如蒋凯所说的那样,又该怎么办呢?现在的这个选择只为了自己着想,又是否太自私了呢?他这会又没了主意了,不远处,顾天仪和唐雨莹正在愉快地谈论着,看到她们快乐的样子,他觉得自己的决定无论伤害了谁都是不应该的。“蒋先生,听你这么一说,我实在是拿不定主意了。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?”严羽扬原本的打算,被蒋凯的几句话完全推翻了,他现在又不知该如何是好了。蒋凯那苍老的面容露出慈祥的微笑,“我也没有什么好办法。只是有一点你必需要做到,现在不能拒绝她们任何一个人,这样至少对你们三个人现在的情形而言,是唯一的办法。”严羽扬纳闷了,问道:“那岂不是脚踏两条船?这么做的话是不道德的。而且这样的话,长久下去也不是办法呀……”蒋凯打断他道:“你错了,小伙子,什么事情都是相对的,现在这种状况,只有这样做才是最道德的。假如你现在就拒绝雨莹,你认为她会怎么样?感情上能接受得了吗?这种事只有让她慢慢淡化了,才会把对她的伤害降到最低。要知道一个人的感情如果遭受过巨大的伤创,哪怕用一生的时间都很难平复。我不希望你们最后落得个相互仇视的结局!”严羽扬承认蒋凯的道理说的有一定的道理,自己的的确没有考虑过这么多,粗鲁的拒绝唐雨莹的想法真是自私呀!他让蒋凯转告唐雨莹,自己并没有放弃她,只是需要一些时间来接受,而且今后会经常到香港来看望她的。蒋凯为了使唐雨莹不会在感情上受到严重的伤害而所做的努力,终于没有白费。酒会在严羽扬的沉思中结束了,顾天仪和唐雨莹两个人一直都在一起开心的聊着,唐雨莹还不时的给天仪介绍一些香港的名人认识,在一片赞美声中,顾天仪充分满足了女人特有的虚荣心,和这位新任的社长也成为了好朋友。至于唐雨莹为什么会这么做,只有她自己清楚了。回到酒店,顾天仪才想起大家在酒会上对严羽扬的评价,加上他平时的行踪不定,这让她迷惑不解,突然一把扯住了严羽扬的耳朵问道:“羽扬,为什么大家说你帮了洪兴社很大的忙?你来香港后究竟做了些什么?快告诉我!”严羽扬装作很痛的样子惨叫着求饶,天仪这才放了他,他想了想,觉得应该告诉天仪一些实情了,不然以后她知道的事会越来越多,到时候再说就晚了。当然,还是不能全说。他摆出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说道:“你看过香港的一部系列电影,叫《古惑仔》吗?”顾天仪见他冒出这句话来,奇怪的回答道:“当然看过了!”说完,她突然想到电影里面的“洪兴社”,惊讶的跳了起来,“你不会告诉我说唐小姐的洪兴社就是电影里所说的那个吧!?”严羽扬耸了耸肩,说道:“你以为呢?”顾天仪一脸的不可思议,惊叹了一句:“我的天哪,我还以为他们是什么公司呢,那位漂亮的唐小姐居然是他们的老大呀!看他们都不像是黑社会,更不像是坏人呀!”呆坐了一会,她心里接受了这个事实,然后又好奇的问到:“那么你究竟帮了他们什么忙呢?”严羽扬便把来香港的目的,以及所做的事情告诉了天仪,反正自己在香港又没有杀过一个人,所以全告诉她也无所谓。天仪像听故事一样,怀着极大的兴趣听严羽扬叙述了发生的事情,深为自己有这样一个了不起的男朋友感到自豪。夜已经深了,天仪就这样听着听着睡着了。严羽扬走到阳台上舒展了一下身体,当天再次亮起来的时候,就该回hk市了。在香港这几天,所有的事情都很顺利,要是没有最后冒出来的前任女朋友带来的麻烦,就更完美了,想到这,他叹了口气,自言自语道:“唉……女人呀!”

  北京时间4月11日,也许只是凑巧,内华达州州长发布关闭高尔夫球场的禁令之前几个小时,一家报社的摄影记者刚刚在推特上发了一张O.J。辛普森在拉斯维加斯打高尔夫的照片。

  原标题:潜逃31年终落网!女子拐卖5人后被男友拐卖

,,炸金花棋牌游戏

上一篇:错落有致;登高远望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