钟立民气的一跺脚

时间:2020-06-04  来源:未知   作者:admin

找回了一部分自我的董哲,还有些不能适应现在的自己,首先他决定不再用董哲这个名字了,因为听到耳朵里,总让他感觉到很不舒服,好像自己是另外一个人似的。钟立民立刻把这件事通知了牛刚他们,听到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,几个兄弟都为之感到激动,严羽扬又回来了!回复了记忆,“天罡”这门功夫大家又可以继续学了。但他们对董哲,现在应该说是严羽扬,在与林石峰的对战中落败的事感到难以置信,严羽扬这么厉害的功夫,怎么可能会被打败?不过事实就是事实,几个人的心中都有些沮丧,教官在他们心目中一直是偶像级的人物,这次也栽了跟头,看来那个林石峰的确是个有真本事的人。接着,严羽扬又和他们聊了一会,首先庆贺他们在hk市首战告捷,顺利完成了预定计划,也反省了自己与林石峰战斗中落败的原因,还安慰大家说:“……钟立民已经有了制服林石峰的杀手锏,对方已经是煮熟的鸭子——飞不掉了,你们放心,绝对不会再有下次了!”听到这句话,大家的心理这才平衡了一些,牛刚不无担心的说道:“教官,你自己也要小心呀!”严羽扬笑着回答道:“我没问题,这次林石峰没能杀了我,将是他终生的遗憾。你们在这几天之内一定要把新地盘的事情全部落实到位,恢复运作,下一步是要按计划办一个贸易公司,让秦冰去跑跑,看看能不能把执照先办下来。”在hk市的赵启亮一直都在关注着严羽扬的动作,并且对他的所作所为掌握的一清二楚,同时他也断定,正是由于严羽扬没有恢复记忆,才会在这里搞出这些事,如果换成过去的严羽扬,是不会对这块小地方的江湖事物感兴趣的,并且自己也不可能总处于目前这种有利位置,在严羽扬的事情上一直都占着先机的。他几次提出让严羽扬到自己的公司来工作,被对方谢绝了之后,就明白严羽扬并没有把他当自己人看待,后来就不再提这事了。近距离监控既然不行,就只好远距离观察,赵启亮不敢派人秘密跟踪,不要说严羽扬现在多了几个手下帮忙,即使是他一个人,也很肯定会发觉有人监视自己,万一派去的人被他抓住,那以后的事可就不好办了。现在他只是安排了几个人混进了牛刚那边的堂口,至于严羽扬在香港的活动,他就移交给了香港的负责人,近两天得到的消息说,严羽扬带了几个人正积极筹备,准备介入洪兴社的内部事务,而平时除了陪女朋友逛街吃饭,就没别的事了。赵启亮把现在的情况如实的上报冯部长,接到的指示是:尽力拉拢,静观其变。严羽扬和钟立民开心的聊着过去的往事,忘记了昨天晚上的失败带给他们的不愉快。这时,钟立民的手机响了,他拿起来接听:“喂,是我。有什么情况?”钟立民仔细的听着对方的报告,表情却越来越严肃。严羽扬见他神色凝重,连忙问道:“出什么事了?”电话是负责在酒店监视林石峰的队员打来的,他报告说林石峰昨天夜晚出去之后,至今没有回酒店,他去服务台查了一下,咨询小姐说林石峰在昨天出去的时候就退房了,但行李还寄存在酒店里。钟立民气的一跺脚,他对失去林石峰的行踪感到内疚,懊恼的说道:“这事都怨我,唉……!”原先按照他的安排,昨天跟踪林石峰的工作从对方离开酒店开始,就应该是由自己负责的,现在目标却丢了。严羽扬并没有责怪钟立民,安慰他道:“这件事我的责任最大,是我不让你跟去才把人给跟丢了的,不能怪你。”他并没有想到对方在沙滩一战之后,却没有回酒店。林石峰能去哪呢?如果不能掌握他的动向,就没有办法在最佳时间把他的底给掀出来,也就不能达到自己预想的效果,尤其是如果他趁着这一两天的空档跑回hk市,那麻烦就大了。严羽扬低下头,沉思了起来,钟立民神情懊恼,急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,。严羽扬思索了半天,把林石峰到目前为止的行动都回想了一遍,他觉得这个人的目的肯定不是为了帮助关南辉上台,好让自己跟洪兴做点大生意那么简单。而且关南辉的计划其实并非那么完善,虽然有三个人证,但是还不足以说明问题,如果白虎堂主罗海峰不是那么冲动的话,事情还能继续追察下去。但是这家伙已经死了,在洪兴现在的实力派人物就只剩下关南辉和刘剑,白虎堂群龙无首,朱雀堂主又不在,对这事连刘剑都不说话,别人哪还敢有疑议。忽然想起这个人来,玄武堂堂主刘剑,林石峰为什么要去找他,而他为什么在这件事情上又一言不发,只能说明一个问题,他和林石峰还另有阴谋。“立民,你马上派出所有的人手,把刘剑平时经常去的地方,他的家里、别墅全部监视起来,这家伙肯定跟林石峰另有图谋,盯上了他,就不怕林石峰不出来。另外,你通知hk市那边,安排可靠的人密切监视机场和码头,一旦发现林石峰马上通知我。”严羽扬神情凝重,他感到现在正是关键的时刻,绝不能出一点差错,错算了林石峰一步,都会对自己人造成无法估计损失。正在这个当口上,钟立民的手机又响了,报告说唐雨莹今天上午突然出现了,她在总部找到正在为就职仪式做准备的关南辉,质问他为什么自己父亲出事的当晚,在九龙妓院闹事的几个青龙堂的人,现在却找不到了。而关南辉却推说不知道,因为那是他手下一个头目的几个马仔,详细情况他并不了解。两个人现在正为此事发生了争执,唐雨莹直接指出关南辉故意在事发当天安排人闹事,目的是把自己引开,再找人暗杀了自己的父亲。而关南辉则说唐雨莹是无中生有,含血喷人,其实是想接自己父亲的班。蒋凯和刘剑得到消息,现在都赶过去了。原来唐雨莹的心腹报告她说,他们去调查的那几个青龙堂的小弟几天来一直没有找到,没有人知道他们去哪了。唐雨莹决定以这件事作为突破口,找关南辉的麻烦,让他露出狐狸尾巴。“看来事情的进展出乎了我们的预料呀,如果刘剑有什么举动的话,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。走,一起过去看看,把录像带也拿着,这次可能需要我们出场了,哈哈哈!”严羽扬开心的笑了起来,如果林石峰和刘剑有什么阴谋的话,那么今天正是好机会,而且很有可能连这个机会也是他们预谋的一个环节。当严羽扬和钟立民赶往洪兴总部的时候, 网上现金麻将棋牌游戏钟立民的手下又通知他们, 手机现金麻将棋牌游戏官网林石峰出现了, 玩家人数最多的棋牌游戏平台他从刘剑的一个别墅里坐车出来, 下载量最多的棋牌游戏已经到了洪兴社。这个消息让严羽扬高兴坏了,看来今天正是一网打尽的好时机呀。当他们来到洪兴,在门口负责安全的人根本不让他们进去,说这里是私人会所,外人不能入内。钟立民跟他们解释了半天有重要的事,而且事情紧急,请他们帮忙通知一下社团副社长蒋,可那几个家伙理都不理,这下可把严羽扬给惹火了,真是阎王好见小鬼难缠。时间紧迫,里面的局势现在发展到哪一步,自己一点都不清楚,负责侦察的队员买通的眼线只是小角色,是没资格参加重要集会的,严羽扬不想再耽误时间,既然口说无用就只好动手了。钟立民早就跃跃欲试了,看到严羽扬的给了个眼神,上去三拳两脚把对方几个人撂倒在地,两人正想往里走,里面又冲出来二十几个人,把他们围了起来。严羽扬笑了笑,对钟立民说道:“兄弟,看来今天不大干一场,别人是不会让我们进去的呀!”钟立民听了这话,也跟着笑了起来,“呵呵!我这些天闷得心烦手痒,正好想找人解解气。”严羽扬此刻就是想把事情搞大一点,最好是能惊动里面的人,如此一来目的就达到了。“你们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?敢到这来闹事,不想活了是吧?”一个满脸横肉的彪形大汉,站在他们面前,瞪着双恶狠狠的眼睛,向他们说道。话刚说完,只见严羽扬以极快的速度向前一步,一拳就打到这家伙的脸上,只见这壮汉连吭都没吭一声,“咚!”的一声就仰面摔倒在地,挣扎着想站起来,却头晕眼花的又一头扎在地上,严羽扬已经是手下留情了。其他人见状,一窝蜂地冲了过来,这些人哪是严羽扬俩人的对手,两人就像比赛一样,争着找人打,有时候一转脸伸手一拳,竟然会同时打在一个人的身上,他们倒是乐了,挨打的人像杀猪一样惨叫一声就昏了过去,看来没有十天半个月是好不了的了。两人打的正开心,这时听到有一个苍老而沙哑的声音,大声说道:“全都住手!”会客大厅里所有的人都停下手来,只见一个背有点驼,身形瘦小其貌不扬的老头子,在几个保镖的陪伴下,从里面走了出来。严羽扬知道这个人就是他们要找的副社长蒋凯,正要走上前去想打个招呼,谁知道对方竟然流露出异常惊讶的表情,用微微颤抖的声音问道:“羽扬?是你吗?”这下严羽扬反倒傻了眼,原来这个老头子认识自己,他脑子一下转不过弯来糊涂了,自己到了香港从来没有跟任何陌生人打过交道,这个洪兴的副社长怎么会认识自己的呢?他转念一想,明白了过来,蒋凯认识的不是现在的严羽扬,而是过去的自己,想到这他开心了,原来失忆前自己跟洪兴的大哥级人物也有交情呀,这下事情就好办多了,回头还可以问问他过去的事,填补一下记忆的空白。他一脸的谦意,综合新闻连忙说道:“对不起蒋先生,是我,但我失去记忆了。详细情况回头再说,我这次来是想跟你们谈谈关于唐社长的事情的。”蒋凯刚才接到手下报告说门口有人找他有重要的事,但现在和守卫的人打起来了,直觉告诉他来人可能跟社长的死有关,就让大家停止争论,自己出来看看,没想到意外的发现是严羽扬来了。这时他也回过神来,昏花的老眼流露出欣喜的目光,他高兴的说道:“来了就好,来了就好。快请进来说吧,手下这些人不认识你,多有得罪呀!”说着拉起严羽扬的手,走了进去。钟立民也愣了,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严羽扬跟香港的黑社会还有关系,莫明其妙的跟在后面,心想,鬼知道教官从部队走了之后干了些什么,这年头真是啥事都有。洪兴社的大会议厅容纳几百人,是平时招开社团大会和搞些庆祝活动用的,里面各位大哥和手下的头目、亲信、贴身保镖们,站了上百人。大部分不认识严羽扬的人都感到很奇怪,蒋老爷子怎么带了两个陌生人进来,而认识严羽扬的人感到更惊讶,失踪了快两年的严羽扬竟然在这个时候冒了出来。这些人中,只有两个人的心里感受跟别人不一样。首先是林石峰,他比严羽扬早到了一会,正在实施他和刘剑的计划,把关南辉勾结台湾竹联帮杀害唐天武的事情告诉大家。此刻见到严羽扬进来,心里吃了一惊,昨天晚上被他打入海中,以为必死无疑的人,今天却毫发无损喜笑颜开的站在众人面前。这家伙心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,心中万分后悔,为什么当时不仔细查清楚这家伙死了没有,现在这人反在自己即将成功的时候来到会场,难道他知道实情?他越想越恼火自己的这个疏忽,恨不得把自己给杀了。另一个人就是唐雨莹,她猛然间看到严羽扬跟着蒋凯走了进来,大脑刹那间一片空白,呆呆地定在当场,两年来自己朝思暮想不断的在寻找人,现在居然出现在揭发杀父仇人的会场。回过神来之后,她那双美丽的眼睛里涌出泪花,心里真是百感交集,对这个心里深爱着的男人真是又气又恨又爱,好想扑上去先打他一顿然后再抱着他大哭一场。她控制住了自己的冲动,但是现在却不是时候,她不是那种会因为感情而失去理智的女人。原来,林石峰昨晚离开海滩后直接去了刘剑的别墅,两人把最后一步的细节商讨了一下,原准备在关南辉的就职仪式上向他发难。没想到,刚好唐雨莹第二天找上了关南辉,使这个计划的关键部分正好找到了机会可以提前实施了,在这个问题上,严羽扬的估计错了,那几个小弟失踪的事并不是刘剑和林石峰搞的鬼,确实是被关南辉交待心腹把他们灭口了。实际上林石峰的整个计划从一开始,就根本没打算帮关南辉当上社长,在他的策划当中,这个家伙只不过是自己一颗比较重要的棋子。当关南辉在跟他谈起自己想当社长的事情时,林石峰首先想到的就是通过这个人在洪兴社捞到一席之地,他回去仔细考虑了几天,终于设计出了这个在他认为天衣无缝的计划。林石峰在一天夜里,去了玄武堂主刘剑的家,虽然他没有跟刘剑打过什么交道,但他之前也做过一些了解,知道刘剑也是一直在紧盯着社长的位子,不过这个人做事一向比较稳,没有十足的把握是不会轻举妄动的。刘剑手中拿着林石峰的名片,自己从来没见过这个陌生人,对他的深夜到访感到很奇怪,但对方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商量,一定要见自己,于是他让手下把林石峰带到了客厅。“林先生,请坐!”刘剑自己随意的坐在沙发上,跟林石峰打了个招呼接着道:“听说你找我有要紧的事商量?请说吧!”林石峰看了看房间里的其他的两名保镖,并没有坐下,而是冲刘剑笑了笑,突然,身上射出两道蓝色光链,有如闪电般直逼两名保镖的面门,在空中轻轻摇摆着。刘剑被他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吓了一跳,厉声道:“你想干什么!”说着他拔出了随身带着的手枪,可还没等他举起枪来,蓝光一闪,又绕住了他的手腕,一股巨大的力道震得他如遭雷击,手枪掉在了地上。林石峰负着双手阴侧侧的说道:“你放心,我并没有恶意,否则你们都已经是尸体了。今天来找你只是想跟你单独谈谈,事关重大,我不希望有其他人在旁边。”刘剑被他的身手折服了,心知对方说的是实话,摆了摆手,两名手下退了下去,他看着眼前的这个不速之客说道:“有什么事你说吧。”两道光链须臾不见了,林石峰坐在刘剑的对面,开门见山的说道:“关南辉前两天跟我聊天的时候,流露出想当社长的意图,不知你怎么看待这件事?”刘剑听到这个消息,瞳孔猛然收缩,劲气布满全身,他心道:难道说这个人是来杀自己的,但是刚才他为什么不动手呢?刘剑也是有一身功夫的人,但他没有把握在一击之下把对方置于死地,这个姓林的攻击速度太快了。林石峰感觉到从刘剑身上散发出来的劲气,微笑着摇了摇头说道:“刘堂主,我再次申明我并没有恶意,请你不用防备我。关南辉是希望我能帮他当上社长,但我不看好这个人,所以今天才会贸然来找你商量这事,难道你愿意看着关南辉坐上社长的宝座?”刘剑并不敢放松警惕,他紧盯着林石峰问道:“那你想怎么样?”“我想你当社长!”林石峰马上接口道。刘剑听得一愣,问道:“为什么?”林石峰断然道:“关南辉缺少干大事的魄力,有野心没能力,而罗海峰更是个只懂得打打杀杀有勇无谋的家伙,社团里这几位堂主,只有你才有资格当社长。如果你不愿意眼看着社长的宝座落入别人之手,我倒有个计划,不知你怎么想。”说到这里,他停下来看着刘剑,目光炯炯有神。刘剑见他对社团的这几个大哥级人物如此了解,而且话里的意思还是想要帮助自己,渐渐来了兴趣,身体向前倾了倾说道:“请林先生接着讲。”“这件事基本上不用你出面,而整个计划说起来也很简单:先由我帮助关南辉动手杀掉唐天武,事成之后由关南辉嫁祸给罗海峰。第二步由我出面指证关南辉,可以告诉洪兴社的人,我因为得知关南辉的阴谋却又不同意帮助他,结果被他追杀,走投无路最后只好求助于你。至于何时指证关南辉、揭露他的阴谋,时间就由你来安排。这样一来你就可以一箭双雕的除掉其他两个竞争对手,把社长的位子抓在手里,而且也不可能会暴露我们。”刘剑听完他的话,低头沉思了半天,“这对你又有什么好处呢?”他开口问道。想出这么阴毒的连环计,费了如此的心机,他相信林石峰一定有自己的目。林石峰一直在静静的看着他,此时听他这么一问,知道刘剑动了心,笑道:“我其实在hk市也有自己的地盘,只是觉得香港是块宝地,想到你们洪兴混口饭吃,事成之后,你随便给我个玄武堂的堂主干干也就得了。”刘剑点了点头说道:“事关重大,你给我两天时间考虑一下,到时候我会给你个答复的。”林石峰知道他做事谨慎,不会当场就拍板,说道:“好,我先告辞了。等你消息。”说完,他便离开了刘剑的家。林石峰走后,刘剑想了一整夜,从这整个计划上来看,暗杀社长的事情,是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的。虽然这个计划阴毒了一点,但是要干大事必须要够狠,如果林石峰行刺成功的话,这个计划就可以继续实施,如果行刺失败,自己就当没发生过这件事,无论从什么角度,别人都无法将唐天武的死跟他扯上关系,说白了他和林石峰是两条绳子上的蚂蚱,只是为了共同的目标进行合作而已,至于那只蚂蚱的死活,跟自己根本没关系。他虽然也很敬重社长,但任何男人只要是有机会,都会想把权利抓在自己手中,这是男人的本性,刘剑也不能摆脱权利对自己的吸引,三个有竞争实力的堂主死了两个,最后,这个社长的位子当然是由自己来坐了。两天之后,他终于做出决定,同意和林石峰联手实施他的计划。这件事情发生在唐社长被害之前,钟立民的侦察小队还没有到香港,因此只有林石峰和刘剑才是知情人。然后林石峰就开始执行了,在跟关南辉合作的这两年里,他知道关南辉的权利欲很重,但这个人却没有什么智慧,而且缺少做大事的胸襟胆略,不值得帮助。所以一定要先利用他的这个弱点,最后再把他也牺牲掉,那么整件事情让人看起来才会没有破绽。为了使自己的计划让关南辉觉得可行性更大,他还给关南辉找来了台湾竹联帮的一位高手协助。有了他的怂恿和支持,再加上关南辉对社长宝座的渴望,这个谋杀陷害的计划最终得以顺利完成。洪兴的会议大厅里,大家都还在回味着刚才的事。林石峰正实行着他第二步计划,指控关南辉才是幕后黑手。据然还拿出了一个录音带,上面有他在商讨暗杀唐天武的时候说的话,有个操着闽南腔普通话的男人在里面插了几句。关南辉都快要疯了,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林石峰的手段这么狠毒,使出这种借刀杀人的阴谋。在这盘录音带的作用下,再加上对手下几个小弟的失踪给不出个合理的解释,他已经被逼到上绝路了。现在的他,只想把林石峰拉下水,但是在唐雨莹和林石峰两人指出的事实面前,不论他怎么样解释林石峰才是主谋,都只会让别人更加怀疑他的的话。很显然,林石峰是社团外的人,人家出这个主意对自己有什么好处呀,更何况现在人家是来揭发他关南辉的,就更谈不上什么主谋了。严羽扬进来的时候,刚巧看到瘫倒在椅子上的关南辉正被几个人架起来,拖到行刑堂去了,而不少洪兴的兄弟都在向林石峰表示感谢。当然,也有不少想跟他套关系的人。毕竟是这个人查出了杀害老社长的真凶,而且又是现在唯一手上掌权的玄武堂主刘剑带来的。不过稍有眼力的人都知道,林石峰等于是直接帮助了刘剑取得了社长的宝座,这个人以后肯定会是刘剑面前的红人。就在大家议论纷纷的时候,严羽扬有非常有力而肯定的语气说道:“各位洪兴的朋友,我这次来,也是向大家指出真凶的。其实,这位林石峰才是杀害唐社长的真凶。”

原标题:横店影视城门票免费送啦!助力影院系列网络直播公益活动横店影城专场

  上证报中国证券网讯 在5月8日举行的“数字基建 云聚广州”线上签约活动上,云从科技宣布将与广州市政府合作,共建国内首个人机协同开放平台,打造广州智慧城市智能运行中枢。

,,澳门赌博官方平台网站

上一篇:可是他的头脑里

下一篇:没有了